“福成”楼:历史的缩影

作者:孙用川

在铜山古城顶街路的入口处,有一座叫“工商银行”的旧楼房。这是东山最早的钢筋混凝土和土木混合结构的建筑之一,经过近百年的沧桑,如今成了危房。然而,它却蕴含了多少蹉跎岁月的风雨。它就像一位满脸皱痕的老人,无言地诉说着乡间的坎坷历程,也宣示着铜山老城的刚毅,成为了东山百年历史的缩影。

继续阅读““福成”楼:历史的缩影”

“演武亭松鸟仔”考

作者:林定泗

开 篇
  如今五十多岁以下的人大都不知道:此前咱东山先后有两个演武亭;更不知道有一句俗语,叫做“演武亭松鸟仔”。因为演武亭关系到我们铜山古城的历史,演武亭松鸟仔关系到铜山的历史文化,因此有说说的必要。
先说演武亭。演武亭也叫“演武场”、“教场”、“较场”、“校场”,即古代操演或比武的场地。铜山城的第一个演武亭,在今铜陵镇县图书馆前边,当今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仍习惯称之为“教场”。此教场为明初建,其长宽,据《铜山志·公署》云:“横量二十八丈,直七十六丈四尺,立石为界。”这“横”“直”到底有多长?以明世子朱载堉《律吕精义》载,明代的尺度分营造尺、量地尺和裁衣尺3种,其中量地尺1尺等于现在的32.7厘米,与当代的1尺等于33.3厘米相差无几。就是说,老演武亭的横为91.56米,直为249.83米。就其具体范围,其文载:“东至城,西至接官亭,南至真武庙,北至海。”若以“东”即图书馆墙根为起始,这个“长”恐怕要超过团结路了;真武庙即玄天上帝庙,即民众所称之“大庙头”。从这里到北边的海滨就是“横”了。

继续阅读““演武亭松鸟仔”考”

曲径通幽顶街路

一个城镇的岁月能成为一个县浓缩的历史,福建省历史文化名镇——东山县铜陵镇就是其一;一个街区的历史能成为铜陵古镇的代言,顶街路成为不二选择。今天,我们一同去探访曲径通幽的顶街路。

94de809f74ae19014f5247

文公座上看天池(南门湾)

铜山古城,环海为区,历来为外敌侵扰争夺之要地。明洪武二十年(1387),朱元璋为防御倭寇侵扰,派江夏候周德兴来闽布防,建铜山所城。铜山城环山而起,三面环海,设置四门,城区以今日的顶街路片区为主。历经风雨沧桑,几易驻守官兵。特别是明洪武二十六年(1393),周德兴调兴化军入铜山撤换漳军,并允许家属随军,以保军心长期稳定,来自中原和八闽的各种民俗、文化、艺术等陆续被引入铜山,并扎根发展。

作为兵家必争之地,铜山古城虽几经战火损毁,但都凤凰涅磐,负载着一段厚重的历史,延续着淳朴无华的千古遗风,孕育出一个美丽的“海滨邹鲁”,顶街路尤为突出。据史料记载,明清科举史上铜山先后出了进士17名、举人80名、贡生86名、秀才800名,顶街路就占了九成以上。 继续阅读“曲径通幽顶街路”

九仙山历史文化遗存

撰文:林定泗

提要:铜陵镇具有厚重的历史文化。确如毛阿敏《美丽东山岛》歌词中所说的“每一块石头都是奧妙”、“ 每一片沙滩都是画卷”、“每一棵小草都是情缘”。准确些说,铜山城的每一块石头,每一株古树,每一处寺庙,都是历史,九仙山,就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例子。

本文试从九仙山的名称变化、宗教文化、商贸文化、景物景点、摩崖石刻乃至历代诗文六方面叙述九仙山的文化遗存问题。

 

一、九仙山的名称变化及其内涵

1.九仙山原名是“西山”

早在元末明初,铜山一带有金丁马铁四姓20余户人家之时,人们就把地处其西边的海滨一座小山称之为“西山”;明代洪武二十年,朱元璋派其亲信大将周德兴修建铜山城,翌年建成之后,前来驻守的军人们也随着原住民的习惯,依然称城西的小山为“西山”。这个叫法延续了数百年,直到明后期,文人们吟诗作文,仍然有人将它称之为“西山”——我们在明朝中后期乡贤、进士文三俊的诗句中仍然可以看到这样的称呼。早期的人们就把九仙山称之为“西山”,这是以地理位置而言的。

2.从“西山”到“九仙山”

“西山”到洪武二十七年(1394),有了新的名字“九仙山”。

洪武二十七年,周德兴又前来铜山城“调研”,发现驻守铜山城的漳州府兵“多不着伍”(引自《铜山志》,意思是驻守铜山城的漳州府兵因眷念父母妻小而偷跑回家,大多不在军营中)。对此,周德兴采取“大手笔”,从千里之遥的兴化府禧所调来1200名官兵(《铜山志》载:时“兴化民三丁抽一为军,以戍于斯”),取代漳州府籍官兵。行伍出身的周德兴,深知军人们长期离家的艰苦,采取更大胆的新举措,允许军人携带家眷来铜山安家。军人及其家属,到底故土情结强烈,将莆田九鲤湖仙公之神像也带到铜山城,并选址西山的大山岭置九仙宫以奉祀。至此,“西山”成了兴化府九里湖仙公分灵之地,被人们称之为“九仙山”。(《铜山志·卷之五祠祀志》 继续阅读“九仙山历史文化遗存”

顶街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

林定泗整理

dj1

铜陵镇(原叫铜山城)顶街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。这与它的建城历史及其军事史、文化发展史有很大关系。

一、铜山城与漳浦县的关系

唐垂拱二年(686)置漳州,下设漳浦县和怀恩县(即今诏安县),时东山隶属怀恩县;唐开元二十九年(741),怀恩县并入漳浦县,东山随之隶属漳浦县。这个时候的漳浦县,地域广阔,包括现在的漳浦县、平和县、诏安县、云霄县和东山县,以及南靖县、海澄县的部分。明正德十三年(1518)析出平和县;嘉靖九年(1530,一说嘉靖十年,1531)析出诏安县;民国元年(1912)析出云霄县;民国五年(1916)析出东山县。

诏安建县时,东山除了铜山城之外,全岛划归诏安县,其地界在今铜陵镇团结路中间要往人民市场的地方(当时地名叫大沟头,即大沟头以东的铜山城归漳浦县管辖,大沟头以西地域归诏安县)。清雍正十三年(1735)全岛划归诏安县。东山建县时,地域除了东山本岛之外,还有今漳浦县的古雷半岛。

可以说,铜陵镇在历史上与漳浦县的隶属关系最长,达994年。

继续阅读“顶街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”